您的位置 首页 >> 星座知识

我不能陪你去离婚

来源:上海星座网 时间:2020年02月18日
孩子,我不能陪你去离婚

一大早

娟的电话:“婶婶,我要离婚,你要陪我一起去。”

我吃惊地:“为什么会这样?你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?”

娟:“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,没意思。”

我:“孩子呢?孩子怎么办?”

娟:“孩子我不要。”

我无语

娟:“明天我去你家找你,见面再给你细说。”

挂了电话,我心里就一直乱,娟这孩子到底怎么了?怎么会突然要离婚呢?白天一整天我都在心里犯嘀咕。一夜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。又想起娟的一家人。娟是我婆家的侄女,80后,一个朴素又勤劳的姑娘。书读的不多,早早在家帮衬着父亲干农活。她母亲因病去世的早,她们姐弟三人和我最聊的来,也走得最近。虽然婆家一大家人,可他们仨孩子,只要有事最先想到要找的人就是我。我喜欢孩子们,只要回老家就和他们聚在一起,聊个没完没了。我们无话不聊,亲密无间。我喜欢走进他们的心里,听他们的故事,也做他们的朋友。孩子们只要需要我,我都会欣然前往。可让我陪她去离婚,我真的听懵了,也为此忐忑不安起来。

记得娟相亲的时候是我陪着去的。男方家庭条件一般,但小伙子有门手艺,是个木匠。看着也是个淳朴踏实的孩子,娟勤劳本分,俩孩子倒是挺合适的。互相感觉都挺好,由娟家爸作主,这门亲事也就订了下来。相处了一年多吧,他们就结婚了。婚后一直很幸福,儿女双全。一家人一直和和睦睦,开开心心。娟一直很能干,在家照顾孩子,还种着几亩庄稼。他老公在附近的镇上做木工,无不良嗜好,小日子过得殷实、富足。不过,今年春节我回去竟然没见到娟,听他父亲说娟进城打工了。在村里像娟那么大的,孩子大点了,能出去的都进城打工了。我当时还想,这孩子也想见见世面了,应该是件好事。

想到这里,我还是睡不着。天终于亮了,七点钟我去接娟。车站熙熙攘攘,我踮着脚尖在人群中找寻那个朴素的,从不知怎么打扮的,经常随意梳起个马尾的娟,竟然没看到。是不是我记错了时间?正想给她打电话,我眼前飘过一团“火焰”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,惊呼:“这是娟吗?差一点都没认出来。”我从头到脚仔细打量,这孩子这么熟悉又陌生,我心里的那个娟倒是模糊了起来。

她的头发染成了流行的“葡萄紫”穿着红色的连衣裙。她走在我身边,如同一团灼热的跳动着的“火焰”在这个离初夏还有一段时间的春里,竟是那样的晃眼,让人躁动不安。她要离婚了,说得轻轻松松,我竟然看不到她有一丝的伤感和不快,一丝的留恋与难过,她很热烈,很兴奋。感觉她那如火般灼热的兴奋,真的像会是一触即燃,我真怕会灼伤了她自己。

她声音激昂,嘹亮。浑身如注入了一般,一路上不停地给我说着:“城市真好,比乡里好,马路宽阔,汽车也多,男人潇洒,女人漂亮…吃得好,穿得好,还是有钱好,找个有钱的老公就可以过上这样的好日子,还有还有…婶婶你知道吗?我喜市的霓虹灯,发出的光特别好看,像梦里的一样。我喜市晚上的灯火通明,喜欢看到那些牵着宠物狗打扮得漂漂亮亮,悠闲悠闲的女人…”她说得那般急迫、亢奋又滔滔不绝。她像被童话故事里的巫婆施了魔法一般,那本纯净、清澈的眼眸里跳跃着欲望的火种,好像随时都会燃起让人不安的火苗。

“你老公对你那么好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”我带着责备的语气边说边看向娟。

“他?又土又穷,跟着他就只会受苦受累,钱太少了。”她满脸的嫌弃。

“但是开心呀,一家四口多好,以前过得多快活呀!”我试图说服她。

“反正我想好了,我要离婚,过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。”这会她只想她自己了。

我的心情很沉重,昔日那个朴素勤劳又本分的娟,如今却已渐行渐远;眼前这个虚荣、自私的娟,已被现实社会的物欲横流所冲击,所侵蚀,而忘乎所以。

孩子,我真的不能依着你,支持你,我真的不会陪着你去离婚。

因为你的离婚理由真的是对婚姻的亵渎,现实得无法陈述,真的不能成立。为了你的所谓好生活,为了金钱与虚荣,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,不惜抛家弃子。无论男人和女人,都要知道负责任,为婚姻,为子女。那应是一个成年人本能的一种担当,一种教养。哪有不劳而获的幸福?天上不会掉馅饼的,即便有,砸到你头上的几率又有几成?钱,固然是好东西,城市的生活固然诱人,那也是由自身的能力等同置换。爱情亦如此。一个真正优秀的男人必然有优秀的女人去标配。而你看到的那些光鲜潇洒的生活背后,又有多少你不了解的故事,多少艰辛与付出,我们且不深究。城市的霓虹灯很迷人,牵着宠物狗悠闲又悠闲的女人很优雅,而那只是你眼前的风景,不是你。找个有钱的老公固然好,可人家看上咱哪一点呢?能力?咱没有。美貌?抑或青春?倘若都具备,如果老了呢?等到年老色衰,又拿什么去支撑这种由交换而来的所谓的幸福?我看向娟,尽量用她能理解的话说给她听。刚刚还亢奋的她似乎平静了一些,最起码她没有反驳。

仅这一天,娟的老公已经给我打了四次电话,他无心干活,孩子闹着找妈妈。他几近哀求地对我说:“婶婶,娟听你的,你把她劝回头吧,娟变了,家也不愿意呆了…。”他悲悲戚戚给我说了那么多。娟的事摆在我面前,显然是个难题,因为她华丽丽的美梦正在酣时。但我还必须得努力去做,我要唤醒她,和她好好沟通,我要走进她的内心深处,我要引导这个孩子,从不切实际的幻想里走出来。我想找回那个曾经朴实、勤劳、本分的娟子,虽然,我一己之力那般微弱、单薄。

我努力地回忆、拼凑、组织,搜索着我大脑里留存的,有关娟一家四口所有的生活片段,瞬间,生怕遗漏点滴。从他们俩孩呱呱坠地,曾经的欢声笑语,幸福感动,以及生活的点点滴滴,磕磕碰碰…为此,我斟酌措辞,绞尽脑汁。希望能春风化雨,消退娟心里的灼热“火焰”我想用人间最真挚温暖的亲情,把小娟给拉回现实中来。我开通了电话,让小娟看到她的两个可爱的泪眼汪汪的孩子,正巴巴地盼着她回家。让他看到他老公为此不寐不眠,疲惫不堪的面容,让她知道那么长时间以来老公对他的种种包容与深情,是多么的难能可贵。让她知道这世上还有比金钱更值得珍惜的东西,那便是人间真情。有相濡以沫的爱人,有乖巧怜人的儿女,才是这世间最真的浪漫,最大的财富,怎么舍得伤害,怎么忍心丢弃?

娟似乎被触动了,我分明看到了她眸子里已隐去的火种,有清澈的光点在闪动。一切应该来的及。真的很感谢这个孩子,她能够想起我,而不是一走了之,她能够信任我,能够知道来找我。

“明天我送你回家吧,孩子们一定很想你,让他们安心上学。”娟点头。

“想要更好的生活,你们可以共同努力呀,可以一块打工、奋斗,为什么非要离婚呢?”娟在收拾她的包,一脸顺从的样子。

我很开心,也很欣慰,今晚一定睡得着觉了。

明天陪娟回家。

希望明天,明天的明天,一直吧。

他们能够幸福!
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
36小时长效治ED
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
标签:
友情链接+
上海星座网